第3407章

只是终究......他没有避开,而是任由着她的手执起了他的手。

好凉!

这是易谦锦的第一感觉,他的手好冷!

“小非,其实我又不是今天才知道这件事的,我很早就知道了啊!但是这些年,我们不是一直很好吗?而且,害我妈咪的,是你妈咪,又不是你!我是讨厌你的妈咪,但是她已经不在了,我妈咪说过,既然人都已经不在了,那么一切就到此为止。”易谦锦道。

到此为止吗?沈寂非抿了抿薄唇,一切真的可以到此为止吗?

可是母亲曾经做过的那些事情,却像是他怎么都抹不去的污点,会一直存在在他们之间。

她瞧着他依然黯淡的脸色,继续道,“小非,对我来说,你是你,你妈咪是你妈咪啊!我们会在一起,还会一直一直在一起!”

他沉默着,过了好一会儿才啜嗫地道,“为什么你不介意?”

她似觉得好笑地反问道,“为什么我要介意?我们是朋友,你对我那么好,如果我还介意的话,那不是不应该吗?再说了,我爹地妈咪也不介意了啊!”

她说着,把他的手放到了唇边,对着他冰凉的手吹着气儿,然后再用自己的手心反复摩擦着他的时候,想着把他的手弄暖和点。

“下次,要是谁再说你的话,我就帮你狠狠打那人。”她说着,不过却又有些不好意思地道,“刚才,还是我第一次打人巴掌呢,手心都好疼呢!原来打人巴掌,自己手心也会那么痛啊。”

“你手痛了?”他一愣,反手抓起了她的手看着她的掌心。

“哎,我还没帮你手弄暖和呢。”她喊道。

他却只是问道,“痛得厉害吗?这里痛?”

他还一边问着,一边指尖在她的掌心中移动着。

“现在还好啦,没那么痛了。”她咕哝道。

不过饶是如此,他却还是帮她揉着手心,“那下次,你别打了。你的手是弹琴的手,很宝贵的,不能轻易受伤。要真伤了,你又有一段时间不能练琴,到时候你又要受不了了。”

“可他们再说你,让你难过怎么办?”她道。

他把她的手拉至了唇边,唇轻轻地吻着她的掌心,“只要你不让我难过,我就不会难过。”

这一瞬间,易谦锦只觉得自己的心跳飞快,而手心,好像更热了。

比刚才甩出那一巴掌的时候,都要更加的——火热!

......

此刻,在举办生日宴的酒店外面,一道身影坐在一辆车子内,透过车窗,